首页 陆原李梦瑶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结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空中一道爆音,空气像是圆月弯刀的剑刃一样震荡,迅速的以超音速几倍扩大,哗啦啦,以东方明珠范围十几公里之内,周围所有建筑物距离地面八十米这个高度的所有楼层,几乎是瞬间,玻璃全部碎裂,整个天空都是晶亮一片。
  
  “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天上。
  
  此时,半空之中,陆原硬生生接住了帝凰那一击的能量。
  
  只是,这一下,他也又一次被帝凰缠住了。
  
  帝凰在上,陆原在下,两人就仿佛是天和地的代表,在空中僵持着。
  
  能量不断的从帝凰身上倾泻,她全身周围的空气都已经被完全电离,爆裂的闪电在空中穿梭,每一道闪电,都有东方明珠塔那样的粗细。
  
  陆原丝毫不让的抵挡着。
  
  他已经无法分开了,巨大的能量,把他和帝凰紧紧的束缚在一起。
  
  这女人疯了,她是真的在求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原只觉得眼前开始发黑。
  
  难道自己撑不下去了?
  
  “是不是觉得眼前开始发黑?”帝凰突然说道。
  
  “没有……”
  
  “承认吧,但是你放心,不是因为你精力流失而发黑,而是这天,在变黑。”
  
  陆原听到这里,心里一动,急忙四周看去,果然,刚才还是晴日朗朗,现在正在开始变黑,不过这变黑也很奇怪,从空中开始变黑,慢慢的向下面移动,就像是一张白纸,从上面开始慢慢的向下一点点的涂黑。
  
  “快看啊,太阳不见了!”
  
  “怎么上面全是黑乎乎的!上面是什么?好像是黑雾!”
  
  “好像还在向下移动!”
  
  人群也终于发现了,恐慌开始蔓延。
  
  章九坐在战斗机里,他抬起头,因为在空中,黑雾距离他更近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笼罩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更恐惧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恐惧感!
  
  “第二次导弹发射!”
  
  眼看着黑雾越来越近,他不再迟疑,下达命令!
  
  轰!
  
  两发导弹,带着尾焰,冲向帝凰。
  
  章九盯着导弹,目光收缩。
  
  不要求导弹击伤帝凰,只要能影响一下,让少主脱身就可以了!
  
  但突然,他的脸上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就好像见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那两发呼啸着疾驰的导弹,竟然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了空中,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拿着它们一样。
  
  而从上而下的黑雾,也恰好刚刚到达导弹所在的地方。
  
  “死寂时刻!”
  
  章九脱口而出,同时,他整个人都瘫坐在座椅上了,从来没有的恐惧感,彻底笼罩着他。
  
  “我们都会死,所有人,所有事物,一切的一切,回到宇宙大爆炸之前的那个时刻了……”
  
  他的话没说完,也说不完了,因为黑雾从上面开始笼罩住了战斗机,然后,战斗机完全停止了运转,如果用放大几千万倍的显微镜观察,会发现战斗机内部的灰尘都静止了,甚至构成战斗机的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都完全停止了震动。
  
  一切都停止了,时间也为〇,一切也都不存在了。
  
  黑雾开始笼罩一切,底下的人群开始逃跑,但是没人逃得过,黑雾从天而降,延伸出地球,延伸出了太阳系,延伸出银河系,延伸总星系,涵盖了所有的河外星系,延伸无穷无尽……
  
  宇宙没有安全的地方。
  
  桃花岛上。
  
  “妈,你看外面!”
  
  赵思思正在和醒来的曹凤聊着天,母女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真的有无数的话题,也有无数的泪水。
  
  但突然,赵思思感觉到了外面的异常。
  
  曹凤一看,虽然不知道黑雾是什么,但是那种可怕,让她从心底感觉到恐惧。
  
  “思思,你想不想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曹凤突然抓住赵思思的手。
  
  “我……”赵思思迟疑着。
  
  “我们母女聊了这么久你都没有问,我知道你心里对你亲生父亲有点怨恨,但是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了!”曹凤看着窗外的黑雾,急促的说道。
  
  是啊,至少临死前,让女儿知道这个事啊!
  
  此时,黄浦江上空。
  
  黑暗已经笼罩了一切,周围全是死一样的寂静。
  
  “世界要因为我们而沉寂了,我们……也分不出胜负的……这样下去……我们只会永远这样相互抵抗着……”陆原艰难的说道。
  
  “那就这样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意义,这样下去……”
  
  “为什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采薇抛弃了我,我已经是一个人了,所以,你也要是一个人,我们就这样坚持下去,永永远远的坚持下去,你也再也不会见到你想见的那个人,那个低贱的剑灵!哈哈,这样就公平了,我们都永远也回不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了,哈哈哈!”
  
  帝凰狂笑着,整个宇宙,都是她的笑声。
  
  “你,好卑鄙。”
  
  “哈哈,你永远也别想脱身了,我们实力一模一样,我会永永远远的钳制住你的,你永远也别想摆脱我!”
  
  “那也未必!”陆原陡然大喝一声。
  
  砰!
  
  一声爆裂,一道血柱从陆原的右胳膊上冲窜而出,陆原的鲜血奔涌而出,也就是在此时,一道汹涌的能量在陆原心里陡然爆发,巨大的能量之下,陆原感觉到上面的帝凰都开始松动了。
  
  “血祭!用自己的鲜血化为能量,哈哈,好,废物,你终于领悟自己的血脉力量了,不过,别忘了,我和你是一样的,来啊!”
  
  帝凰一声娇喝,砰!
  
  她的胳膊上也立刻震裂了一个血口,鲜血也箭一般涌出。
  
  陆原就觉得上面的力道陡然增加了数倍,自己又无法抗动了。
  
  “来的更猛烈些吧!最好让心脏爆裂吧,让我们两人在爆发中灭亡吧!”帝凰狂呼道。
  
  “疯子,你简直就是疯子!”
  
  那一瞬间,陆原知道完了,彻底完了。
  
  无论是血祭到底和帝凰同归于尽,还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切都完了,自己永远没法脱身了。
  
  他突然很难过很难过。
  
  怎么,怎么结局会这样啊!
  
  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结局啊!
  
  那个身影,他再也见不到了。他此时此刻,真的好想好想能看一看她,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叫一声她的名字,听一声她的回应。
  
  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有,那该多好啊。
  
  他还会娶她,一定娶她,再一次娶她,他们会生孩子,生一个也好,很多也好。
  
  她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叫她妈妈,她的孩子叫自己爸爸……
  
  “爸爸……”
  
  恍惚中,有声音似乎在这死寂中游走。
  
  “爸爸!”
  
  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人在呼唤,陆原的心,迅速被拉到现实里。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自己也很熟悉的身影。
  
  “我刚刚才知道,你是我的亲生父亲。”那身影抬头看着陆原,“妈妈临死前告诉我的。”
  
  “什么?你在说什么?”
  
  陆原心里说道,但突然之间,他猛然就明白过来了!
  
  赵思思是自己的女儿!
  
  是自己和曹凤的女儿!
  
  是的,也正因为她有着自己的血脉,所以不会被这死寂湮灭!
  
  “知道你是我的爸爸,我又难过,又高兴。”赵思思继续说道,“爸爸,我现在后悔一件事,后悔我曾经说了不想见亲生父亲那些话,后悔说亲生父亲不是好人那些话。”突然之间,她目光里噙满了泪水,她定定看着陆原,“我很开心这一辈子有过两个爸爸,一个抚养我长大,一个给了我生命,我很开心你是我的亲生父亲。”
  
  “思思……”
  
  陆原的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爸爸,我爱你。”
  
  赵思思看着陆原,突然微笑了起来。
  
  “思思,别!”
  
  那一瞬间,陆原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赵思思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她手一挥,一道鲜血迅速洇染了她雪白的脖颈,随之,就是赵思思的鲜血瞬间爆起,血雾盈满了整个天空。
  
  当她血脉觉醒的时候,她的本能会告诉她很多事情。
  
  那是赵思思的血,也是陆原的血。
  
  “不要……思思!”
  
  一瞬间,陆原只觉得体内的能量无穷无尽。
  
  他几乎没有主动用力,任凭体内的能量自己喷涌。
  
  “世事难料……”帝凰临终前最后一句话,之后她已经被陆原的能量击飞不知何处了。
  
  思思思思!
  
  陆原体内的能量依旧无穷无尽的喷涌着。
  
  一直到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平复。
  
  “思思……”
  
  陆原跪在地上,抱起赵思思,女孩子柔软的身躯,无助的在他的怀里弯折,没有一丝丝的生气。
  
  复杂的泪水,夺眶而出。
  
  四周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生命。
  
  天上地下,只有他一个人。
  
  黑暗笼罩着一切,一切都仿佛让人喘不过气。
  
  陆原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胸闷。
  
  终于,他毫无来由的狠狠的向这浓浓的黑暗混沌中挥去!
  
  一声巨响,轰隆隆!
  
  甚至数日都不绝!
  
  时间此时已经毫无意义,陆原呆呆的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混沌中,轻的东西漂浮了起来,慢慢的,汇聚成了蓝色的天空,曾经的黑色的重的东西,向下面积尘,慢慢的形成了地面。
  
  陆原抱着赵思思的遗体,站在这天地之间,头顶着天,脚踩着地,仿佛是天地之前的巨人。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发现地上出现了一只蚂蚁,蚂蚁艰难的想拖动一块沙粒,但是总是拖不动。
  
  “你想拖动这个吗?”陆原无聊的问道。
  
  蚂蚁点点头。
  
  “那好,我把这个沙粒起名叫飞来峰,我教你一句法号,你只要一念法号,就可以移动飞来峰了,但是这个法号只能使用两次,知道吗,记住,只能使用两次!”
  
  说着,陆原就教那个蚂蚁背住了法号。
  
  蚂蚁恭敬的在地上拜了几下,然后爬上沙粒,接着念动法号,只听忽的一声,蚂蚁和沙粒无影无踪。(结局一)
  
  蚂蚁没了,天地之间又一片空寂。
  
  陆原突然感觉到好累好累,终于,他躺在了地上,不知不觉的,他掉的几根头发,变成了庞大的山脉,他的汗水,变成了海洋和湖泊……
  
  陆原感觉到自己这个时候,似乎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了。
  
  他昏昏沉沉,嘴里迷迷糊糊念着:“周允……周允……”
  
  “陆原……陆原……”
  
  迷糊之中,有声音在轻轻的呼唤。
  
  “周允……”
  
  陆原心里一个激灵,猛然坐了起来。
  
  “醒了,他醒了!”
  
  耳边,突然传来了惊喜的喊声。
  
  “我靠,奇迹啊!”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吧!”
  
  “真的醒了啊!”
  
  呼喊声,脚步声,感叹声,吵嚷的声音,迅速的包围了陆原。
  
  “怎么回事?”
  
  陆原完全傻了,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里显然是医院的病房,ICU病房,此时一大群人围着他,有其他的病号,也有医生和护士。
  
  外面,更多的人围过来,挤在病房外面,张望着,还有更多的人不断的蜂涌过来。
  
  “你呀,昏迷了五十多天,现在终于醒了,你自己都不知道了吧!”一个白大褂医生进来,给陆原量了量身体的数据,当看到都很正常的时候,也不禁啧啧称奇,“达到出院标准了。”
  
  “我在医院?”陆原更愣了,这是咋回事?
  
  “哎呀,这小子不会失忆了吧。”有人说道,“小子,你是自杀的啊!”
  
  “我自杀?为什么?”陆原说道。
  
  人群开始吃吃笑起来,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流淌。
  
  “小伙子,你是因为没有女朋友自杀的,你从小到大从来没谈过女朋友,心里不平衡所以自杀了。”
  
  “不可能!我有女朋友,她叫周允!”陆原大叫道。
  
  “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你的遗书。”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把一张纸递给陆原,扑闪着大眼睛说道,“你真的是因为没有女朋友自杀的哦,这遗书写的可感人了,你昏迷的时候,大家传着看,很多人都看哭了呢,我也看哭了哦。”
  
  “什么!什么什么啊!”陆原真的急了,不可能啊,怎么回事!
  
  他心里急,但还是瞟了一眼那遗书,只看一眼,回忆就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是啊,那是自己的字迹!
  
  还有那遗书中记载的自己刻骨铭心的那些自己内心的孤独的伤痕,如此的深刻,怎么会忘记!
  
  “原来,只是一场梦……”
  
  泪水无声的滑过陆原的脸庞,他捏着病床的被角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风聆,袁灵,曹凤曹倩,慕容若兰,熊老,爷爷大哥二哥天赐,还有思思,那么多人……他们竟然都只是一场梦……
  
  还有,周允……
  
  那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发梢,熟悉的那张倔强的脸庞,怎么可能会……
  
  “唉,看他那个样子,恐怕是昏迷时候做了美梦了吧,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依然是个吊丝单身狗,恐怕落差太大了哦。”有人笑着说道。
  
  “弟弟,弟弟你醒了!真的醒了吗!”
  
  一个女孩子挤开人群闯了进来,一把抱住陆原,大哭起来,“呜呜,阿原,你终于醒了!”
  
  “姐……”
  
  陆原叫起姐来还有点生疏,但是他终归还是想起来了,眼前这个长相漂亮穿着朴素的女孩子,正是他姐姐陆晴。
  
  “好了,你弟弟醒了大家都很开心,他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一会儿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吧,至于住院费这些事情呢,因为你们姐弟家庭贫困,有社会慈善机构帮你们结算了,你们不用付了。”医生过来交待了几句,就走了。
  
  “走吧,阿原。”
  
  陆晴给陆原收拾了一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开心笑着,带着陆原离开医院。
  
  来到外面,看着都市里的车水马龙,和曾经梦里的金陵也没什么不同的,想到这里,陆原又不由一阵惆怅。
  
  “给,阿原。”陆晴说着话,递给陆原几样东西,又说道,“你身体刚好,刚刚出院,本来姐姐应该陪你一起去的,但是我刚才是偷跑出来的,现在要回去打工,这是我这几个月找到最好的工作了,这份工作也是丢了,你我吃饭都成问题了,我不能陪你一起去的,你别怪姐姐哦。”
  
  “啊,去哪啊?”
  
  陆原此时还有些傻傻的,毕竟一时没那么快恢复。
  
  “金陵大学啊!你考上金陵大学了啊!姐姐为你骄傲!你已经昏迷五十多天了,现在正好开学了,你赶紧过去报道吧!公交车来了!”
  
  说着,陆晴赶紧把陆原推上公交车,目送离开,这才赶紧向工作地点跑去。
  
  金陵大学门口。
  
  陆原愣愣的看着“金陵大学”几个字,和梦里的差不多,当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以前他也路过金陵大学,知道门口是什么样子的。
  
  “同学,报到证呢,哪个专业的啊?”
  
  热情的学长学姐围住陆原。
  
  今天正是开学日,门口熙熙攘攘全是学生,金陵大学的美女资源是全省都有名的,各种美女琳琅满目,不过陆原一点心思都没有。
  
  他想起姐姐给自己的包,急忙打开,果然,里面有报到证,除了报到证,还有一个面包,一个山寨的安卓手机。
  
  “管理学院的学弟啊……”有人看着报到证说道。
  
  管理学院?陆原心里一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人群骚动起来。
  
  “哇,美女哎……”
  
  “长得那么漂亮,怎么……”
  
  “这不正好吗,说不定咱们也有机会呢?”
  
  陆原听着人群议论纷纷,忍不住挤了进去。
  
  只进去看了一眼,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眼前一个少女,穿着肥大的老式牛仔裤,上身穿着移动运营商送的T恤,正拖着一个大麻袋,极其费力,慢慢的走着。
  
  没有家人来送,没有朋友来送,只有她一个人,拖着巨大的行李,在众人毒辣的目光下,挪动着。
  
  烈日照在她的身上,裸露的皮肤都被晒的起皮了。
  
  那些穿着时尚打着太阳伞的女生们,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指着那个少女窃窃笑着。
  
  少女没有理会任何人,似乎这样的嘲笑她早已见得多了,她低着头,拖动自己的行李,就好像走在无人的街道上。
  
  长发垂落在她的脸侧,露出微微翘动的耳朵,以及脸颊那一抹倔强之中带着几分高贵和线条……
  
  扑通。
  
  众人只听一声闷响。
  
  就看到一个男生跪在了地上大哭起来,他哭的是那么大声,那么放肆,仿佛遭受到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一样。
  
  所有人都看向那么男生,但是唯独那个少女没有,她似乎不关心任何事,也似乎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关心任何事。
  
  “这人神经病吧!”
  
  “瞧他那个样子,穿的那么吊丝,举止那么怪异,肯定是个怪胎。”
  
  “希望不要跟他一个班!”
  
  众人议论纷纷着。
  
  陆原当然全部都没听进去,别人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我是对的,周允是真实的,真切的存在!
  
  周允,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有多久,经历了多少磨难啊!
  
  陆原终于仰起头,他的脸上满是泪痕,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种好像终于卸下了包袱的笑容。
  
  他静静的看着周允已经走远的背影,轻轻呼吸着,美好从内而外的充盈着全身。
  
  “吊丝!”
  
  众人骂了一声,都离开了。
  
  滴!
  
  就在这时候,山寨手机突然来了一条信息。
  
  “陆原先生,你好,我叫熊四光,我将告诉你一个信息,请相信我,无论你听到什么,这条信息都是真实的……”
  
  (是结局,也是新的开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