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友请你正经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 他终于对我下手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陆宁被俞梦竹给推了下去,摔了个人仰马翻,七荤八素。
  “喂!”
  “能不能友善一点?”陆宁躺在地上,看着站在屋檐边的俞梦竹,愤怒地嘶吼道:“你就不怕我这样被摔死了吗?”
  “练气境小成的修炼者,不会那么轻而易举死的。”俞梦竹看着陆宁,面无表情地说道:“还有...谁让你擅自上来的,我没有用剑刺你,已经是对你很客气了,别不知足。”
  “你这也太霸道了吧?”陆宁站起身子,没好气地道:“这屋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什么我不能上来?”
  话落,
  陆宁重新扶起梯子,倔强地爬了上去。
  看着这个倔强的男人,俞梦竹紧皱着眉头,思索片刻...默默地回到先前那个位置上,缓慢地坐了下来。
  这时,
  陆宁已经爬到了屋顶,这一刻...他突然后悔了,有点陡峭又有点高,虽然凭借着自己练气境小成的修为,还不足以掉下去摔死,不过...也很疼的。
  “你别过来。”俞梦竹托着下巴,仰着脑袋,淡然地说道:“敢靠近五尺之内...别怪我的剑。”
  “放心!”
  “我才不会到傻到坐在屋檐边的位置...”陆宁就坐在屋顶,享受着徐徐微风扑面而来的感觉,感慨道:“哎呦...好舒服...”
  话音一落,
  陆宁看了眼不远处的俞梦竹,不由也抬起头仰望星空,没有了工业时代的那些污染,展露在眼前的是一条璀璨的银河。
  “女侠?”
  “你听说过牛郎与织女的故事吗?”陆宁问道。
  “...”
  “没有。”俞梦竹摇了摇头,语气冷淡地说道:“这是什么故事?”
  “据说...古代天帝的孙女织女擅长织布,每天给天空织彩霞,而她呢...其实非常厌倦这种生活,然后就偷偷下凡,私自嫁给了河西的牛郎,从此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
  “但好景不长...此时被天帝所知,把织女捉回天宫,责令他们分离,只允许他们每年的七月七在鹊桥上相会一次。”
  “他们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喜鹊,无数喜鹊飞来,用身体搭成一道跨越天河的喜鹊桥,让牛郎织女在天河上相会。”
  说到这里,
  陆宁指了指头顶的银河,认真地说道:“你看...中间就是那道天河。”
  听闻陆宁所讲的故事,俞梦竹看着头顶的星空天河,一时间流露出丝丝的痴迷,她被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所感动,急忙追问道:“后来呢?后来牛郎和侄女怎么样了?”
  “就这样呀...”
  “每年的七月七相见一次。”陆宁解释道。
  “一年才让别人见一次面...”俞梦竹皱着眉头,怒斥道:“这天帝...太坏了!”
  陆宁严肃地说道:“女侠你错了...其实站在天帝的角度,他并没有做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他默许了这种行为,以后越来越多的仙女效仿织女,偷偷下界会情郎,那天上岂不是乱套了。”
  “规矩...”
  俞梦竹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消沉,默默地道:“真的是规矩吗?”
  “当然了!”
  “毕竟织女是天帝的孙女,哪有长辈不疼惜自己晚辈的。”陆宁并没有发觉俞梦竹的异样,坐在那里侃侃其谈:“可有时候往往都是身不由己,很多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那种。”
  这时,
  俞梦竹抬头望着星空天河的脑袋,缓缓地垂落下来,看向了手里的这把宝剑,眼神中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