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友请你正经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当年的许仙,是否存在同样想法?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陆宁?”
  “今天快乐吗?”
  坐在回去的马车里,醉醺醺的何青搭着陆宁的肩膀,满嘴酒气地冲他笑道:“今天群芳阁的花魁...哎呦呦...真是漂亮呐!这一百两的银子果然没有白花,下次...我们还来。”
  还来个屁!再说有什么花魁,你们中了别人的迷魂音了...陆宁从暗室里出来后,就看到何青与张小三,以及一群公子哥们坐在原位,面目呆滞地盯着台中央那抱着琵琶的年轻女人,很明显...他们处在幻境里。
  不过...好像自己一开始也陷了进去,但并没有像他们一样,陷得那么的深...
  “陆宁?”
  “你似乎还有什么心事没有放下?”张小三坐在陆宁的对面,看着他满脸忧愁的模样,严肃地说道:“群芳阁这么快乐的地方,都没法让你快乐?”
  陆宁抿了抿嘴,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总不能告诉两人...群芳阁其实是群妖阁,而自己刚刚被蛇妖给抓了,被逼吃下了毒药,成为那条蛇妖的仆从。
  “挺快乐的。”
  “不过刚才想到了一些过往的伤心事。”陆宁随口说道:“青哥三哥...你俩不用管我,我很快就能从悲伤中走出来的。”
  何青点点脑袋,笑着说道:“那行...你自己就慢慢自愈吧,我和三儿就先...先...”
  话没说完,
  咣当一下...脑门狠狠地砸在了木板上,直接瘫死了过去,然后血就流了出来。
  “这...”
  “三哥?”
  “要不要去医馆啊?”陆宁看着何青脑袋都流血了,急忙冲对面的张小三问道:“我怕青哥出事情。”
  “没事没事...”
  “你青哥是武宗...磕磕碰碰对他来言,根本不算事,跟挠痒痒一样舒服。”此时的张小三似乎酒劲上来了,摇摇晃晃地说道:“哎呦...我...我也好像要不...不行...了。”
  咣当,
  也砸在了木板上,不过并没有流血。
  此番此景,
  陆宁深深地叹了口气,歪着脑袋思考着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总感觉...自己好像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漩涡里,首先...她们是如何隐藏了自己身上的妖气?其次...在京城开一家青楼,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家青楼究竟怎么被开起来的?
  按照《大吴律法》里的规定,类似青楼这种娱乐场所,都需要向朝廷进行报备,层层检查后方能领取凭证,这才可以开青楼,关键所赚得的银子和朝廷平分,最后每月如数交税。
  如此复杂又繁琐的程序,那妖女是怎么办到的?
  陆宁沉思了很久,答案只有一个...妖女在朝廷里有人,而且此人官衔不是一般的大,否则是无法摆平那么多的事情。
  “算了...”
  “既然我还活着...那就全力以赴去快乐。”陆宁也懒得去揭露那么多的秘密,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去的速度也越快。
  ...
  大吴朝施行宵禁,大约在亥时之际...百姓们就不能出门,不过也是分城区,内城的西街区...也就是大吴朝的文化娱乐中心,那里不施行所谓的宵禁,但只要走出那个区域,就有被青焱司的斩妖使给抓获的危险。
  一但被抓...轻则罚银子,重则一百大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