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厂最后一名紫衣校尉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光临王家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腊月的京城,已经是冷到了极致。
  
  经过昨日午时太阳的照耀,部分的积雪已经化成了水,流淌了一地。
  
  今早的街上,一眼望去,基本上全是冰溜子。
  
  成群的孩子,穿着厚厚的大棉袄,小手相互牵拉在一起,在光滑的地面上小心翼翼的行走。
  
  不时有人不小心滑倒,由于牵着手的原因,一个队伍接二连三的倒下,如同下饺子般,一个接着一个有条不紊的全部摔倒在地。
  
  伴随着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孩子们又骨碌着爬了起来,重新牵手在一起,乐此不疲的享受着这免费的娱乐设施。
  
  三儿早早就起了床,乖巧的坐在桌子前面,开始学习。
  
  铺好了纸张,开始用毛笔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尝试着写字。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滴墨汁抹在了脸上,像一个戏曲里面的小花旦在故意扮丑一般,煞是可爱。
  
  看着一脸认真的三儿,肖尘欣慰的点了点头。
  
  换上了一身便装,将那随身的制式配刀放在了刀架上,肖尘又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刀鞘漆黑,刀柄银色的怪异短刀。
  
  说是短刀,其实也不短,只是比他的制式配刀稍微的短了几寸而已。
  
  这柄刀,是肖尘还在锦衣卫的时候,处理一个牵扯到蒙古使节案子时,无意中得到的一把刀。
  
  喜欢此刀的原因,就是此刀和自己的个性,太过于匹配了。
  
  黑色而又低调的刀鞘,就如同肖尘那经常毫无表情的脸庞,而里面隐藏的无比锋利的刀刃,很是符合他一击必杀的决心。
  
  最主要的,此刀那银白色的刀柄上,镌刻着两个字,也是此刀的名字:离刃。
  
  在此之前,肖尘并不知道,这刀取名离刃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但是,到了自己手上之后,离刃的含义应该是:刀锋出鞘,身首分离!
  
  收拾好这一切,肖尘便轻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溜滑的街道,除了玩耍的孩子,几乎没有大人行走。
  
  但对于肖尘来说,稍微使用一点内力,再溜滑的路,也是如履平地。
  
  将衣领竖起,稍微的遮挡一下耳朵,一阵风一样,向着出事的小镇而去。
  
  既然张善人的潜在对手是王家,那就先从王家查起,看能不能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到了小镇上,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升起一丈多高的太阳,将温暖毫不吝啬的洒向大地。
  
  寒风中,虽然还是冰冷刺骨,但脚下的街道,多少有点融化的气息。
  
  双脚踩在地面,已经不是那么溜滑,普通人可以行走。
  
  北方的居民,整个冬季都处于一种懒散的状态。
  
  上冻的田地,一锄头上去,只是一个泛白的痕迹,根本无法劳作。
  
  然而,作为农民,那勤劳的天性,使得他们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所以,和京城有所不同,当太阳刚刚升起,街上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行人,蹲在向阳的地方,享受着冬日阳光那免费的温暖,议论着来年庄稼的收成。
  
  “老人家。请问咱们镇上,王家怎么走?”对着一群高高的麦草垛下,聚堆晒太阳的老者,肖尘礼貌的问道。
  
  “王家?咱们清河店有好多姓王的,你问的是哪个王家?”众人抬起了头,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很是精神的年轻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