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厂最后一名紫衣校尉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院墙现疑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清晨,大雪骤停,整个京城一片银装素裹。
  
  初升的太阳,将一抹朝霞洒向大地,瞬间,大地一片赤红。
  
  房门咯吱一声,小李子闪身走了进来。
  
  “你要的东西我都弄来了。”说着,将一个折叠的四四方方的纸片,交予肖尘的手中。
  
  “今天天晴了,外面特别的冷,你要去那个地方查看吗?”
  
  肖尘点点头:“嗯。”
  
  “注意安全。我还有事,不能在这里久留。”
  
  “去吧。”
  
  肖尘将纸片打开,上面简单的记录着王三最近执行的任务,以及那天所持密函的大致内容。
  
  仔细一看,那天王三手里持有的,也不是什么密函,只是东厂对驻在20里地之外的东厂第七役发布的一条命令而已。
  
  王三出事的地方,属于京郊,距离东安门大概有十来里地。
  
  手拿纸片,肖尘的眉头微皱。
  
  从整个事情来看,王三的死亡,很像是一种意外事故。仅仅是发布一道命令,不至于被特意设计成意外现场进行谋杀。
  
  这么多年,王三也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说是仇杀也说不过去。
  
  “还是去现场看看吧。”想到这里,肖尘一把抓过靠在墙头的配刀,挂在腰间,匆匆走出了大门。
  
  年关将至,街上行人匆匆。东安门地处皇城边缘,乃为京城繁华地带,街上更是繁华异常。
  
  满街的积雪,已经被踩踏的一片狼藉。街边的各种店铺,更是挤满了采集年货的老百姓,只传出一阵问价还价的吵杂声。
  
  肖尘将衣领竖起,沿着东安门外的大街,一直向城外走去。
  
  一个时辰之后,肖尘来到了王三出事的那处倒塌的院墙附近。
  
  此地,乃是一个距离京城较近的小镇,倒塌的院墙,已经被人清理。只留下院前后面那破败的旧房子,和一片杂草丛生的院落。
  
  厚厚的积雪,看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看见一身官服的肖尘,小镇上采集年货的居民,好奇的停下脚步,偷偷的打量着他。
  
  在这个破败小院的隔壁,是一个相同破旧的院落。
  
  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者,坐在门口已经将积雪清理掉的石块上,端着一个掉了一个豁口的大碗,里面是稀溜的玉米面稀粥,一边喝着,一边打量着肖尘。
  
  破旧的大棉袄,袖口脏兮兮的油光锃亮,身上的几处破洞更是有着灰白色的棉花漏了出来。
  
  “老人家,这旁边的院子,多久没有住人了?”肖尘走上前去,蹲在了老者的旁边。
  
  老者右手拿着筷子,用手掌的后半部分抹了一下嘴巴,又顺手在后腰上蹭了两下:“这房子没人住都十几年了。”
  
  “前几天,这里发生了一场意外,老人家可曾知道?”
  
  老者点点头:“知道啊,院墙倒塌,三名宫里的太监被倒塌的院墙压死,凄惨呐。”
  
  “当时,您老人家也在附近?”
  
  “当时我正在院里劈柴,只听见轰隆一声,这刚修好没多久的院墙,就倒塌了。吓得我赶紧出来查看。”
  
  “当时是个什么情况,您能说具体一点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