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26 八面玲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共同拥有一个大秘密,可以迅速增进双方的关系。
  
  林白共享了言出法随,哪怕他婉拒了江清钦的婚事,在江玉如的眼中,也把他当成自己人,对他的要求,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从江玉如的口中,林白第一次知道了修行界的势力划分。
  
  正道七宗,以天道宗为首,还有天剑宗、炼器宗、丹灵宗、驭兽宗、佛灵宗和月灵宗;
  
  世间绝大多数的门派多是正道七宗在世间布局的产物。
  
  遍布五湖四海,把持着整个修行界。
  
  同样的,这些门派也肩负着向正道七宗输送人才的使命;
  
  回龙观隶属于天道宗,朝元剑派则隶属于天剑宗,而百花谷背后则是月灵宗……
  
  当然。
  
  从正七宗衍生出来的门派除了定期向上输送人才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自治的状态,除非发生大规模的正邪两道的大战,平日里和高高在上的宗派,并没有多少交集……
  
  正因为如此,时间久了,下面的门派难免会产生自己的想法。
  
  把人才扣留下来,想暗中做大,试图脱离正七宗的掌控,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药王谷,便豢养了三千守山金丹修士,号称丹灵宗隶下门派排名第一,未尝不有脱离丹灵宗自立的想法。
  
  不过。
  
  高高在正七宗并未对此有所回应。
  
  江玉如的猜测,正七宗数万年发展下来,积累了不知道多少财富,大概率也是不把所谓的三千金丹放眼里的……
  
  而正七宗,相互之间同样存在利益倾轧。
  
  毕竟,宗门之间各有各的特长,谁也不服谁。
  
  就像天剑宗,从来没有承认过天道宗正道第一的位置,时刻想着取而代之。
  
  上面的宗门相互间竞争,下面的分支门派自然也不会和平相处,同样想争个长短高低,不过维持一个表面和谐罢了!
  
  魔门那边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魔门那边只有五宗,圣极宗、毒宗、血宗,万魂谷和天魔山。
  
  虽然比正派少了两宗,但魔门功法强横霸道,短时间内就可以速成一大批高手,实力其实和正道七宗不相上下。
  
  正邪大战对修行界损伤巨大。
  
  所以,能维持稳定,大部分门派都不愿意轻易打破这个平衡……
  
  ……
  
  “果然,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啊!人性,哪有什么绝对的忠诚?”辞别江玉如出来,林白轻笑了一声,对得罪回龙观这件事更不在意了。
  
  修行界不是铁板一块,值此乱世,总能让他拉到盟友的。
  
  果不其然。
  
  在街上没走了两步,朝元剑派的赵岇已然拦在了林白面前,红着脸磕磕巴巴的道:“林掌柜,我……我……童师兄请你过去一续。”
  
  “原来是赵师兄。”林白笑看了他一眼,直言问道,“昨夜跟在清明道长后面的是你吧?”
  
  卧槽!
  
  距离那么远都被发现了?
  
  林白的实力远比他想象中要高啊!
  
  赵岇的心猛地一颤,语无伦次的道:“林掌柜,我……我昨天只是路过,无意中撞见清明道长前去丐帮找事的画面。昨天,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林掌柜见谅……”
  
  “原来只是路过?”林白摇头笑笑,“我还以为赵师兄和清明道长一样,也想去和我切磋一番呢!”
  
  “不敢,不是,我和他不是一路人。”赵岇的思路渐渐捋顺,冰冷的脸上挤出了一抹讨好的笑意,“昨夜若不是林掌柜出手太快,我都有心帮林掌柜一把了……”
  
  “赵师兄有心了。”林白看了他一眼,拱手致谢,“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明明谈的好好的。眨眼清明道长就上门去杀我了。昨天,我看清明道长面善,本以为能和他做朋友呢么!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唉,还是像赵师兄这般耿直的人,可以交心啊!”
  
  “是,是!”赵岇连连点头,“练剑之人心性豁达,做事自然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林白抚掌笑道,“赵师兄……”
  
  “林掌柜,叫我师弟就好。”赵岇红着脸纠正。
  
  笑话。
  
  一道掌心雷劈死了一个金丹真人。
  
  这样的人喊他师兄,他承受不起啊!
  
  “好吧,赵师弟,你是信人。回龙观的清明道长不知何故,不由分说杀上门来要取我的性命。”林白看着赵岇,正色道,“我为自保,稍稍用了些手段,降服了清明道长,实在非我本意。日后回龙观追查起来,还要劳烦赵师弟为我做个见证,你看如何?”
  
  【来自赵岇的怨念;+1+1+1】
  
  “赵师弟,不用偏向于我,到时你只管实话实话,可好?”林白期待的看着赵岇,“赵师弟是练剑之人,心性豁达,不畏强权,想必一定会答应的吧!”
  
  “我……”赵岇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讪讪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龙观和朝元剑派势力相近,倒也不至于说谁怕了谁,但为了一个林白,去得罪回龙观,显然不值啊!
  
  “林掌柜,我替他应下了。”童察的声音从院内传来,声到人到,一个身材修成的中年人出现在了门口,他笑着朝林白一抱拳,“昨夜之事我听赵师弟说了,不知道清明道长发什么疯,竟去刺杀林掌柜。
  
  不过,他在丐帮的地盘被反杀,是他咎由自取。若回龙观问起,朝元剑派愿替林掌柜从中调和,林掌柜无须担心,修行界是个讲规矩的地方,仰仗自己有后台,便可随意杀人,和魔门邪派有什么区别?”
  
  “多谢童师兄仗义执言。”林白转向了童察,微微一笑,抱拳行礼,“虽然林某不至于怕了回龙观。但生意人讲求以和为贵,无端端为自己惹上仇敌,殊为不智。”
  
  “林掌柜客气了。”童察笑着回礼,伸手示意,“不如我们里面谈,请!”
  
  “童师兄先请。”林白笑笑,目光掠过赵岇,微不可查的划过了一抹失望,又从他身上收割了一套负面情绪。
  
  赵岇一阵无语,你对我失望个毛,我连金丹都不是,为难一个小小的剑修有意思吗?
  
  “童师兄,想必结成金丹了吧?”林白边走边问。
  
  “惭愧,三年前侥幸结成了剑丹。”童察笑道,“比不得林掌柜,年纪轻轻便手刃金丹真人,不愧为正义门天下行走。”
  
  “不过是因为顽劣,被师父赶出家门罢了。”林白道。
  
  “顽劣都能灭杀金丹,若林掌柜认真起来,还有我们的活路吗?”童察笑道,“天命之人果然非比寻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