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元情诗与剑榜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6章 宣陈十一郎御前觐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唐开元二十四年,千秋节音乐大较,获得魁首的是——”(史书还真是用的“音乐”二字。)
  巨大的吆喝声把睡梦中的柳绘惊醒,抬起头,茫然看着四围。
  母亲正含笑看着她,挥动小团扇给她送着风,见她醒了,举起手帕擦了擦闺女嘴角不自觉流出的涎水,温声道:“再睡一会儿?”
  柳绘摇了摇头,前后左右张望。
  “乐队的夏天”经过三轮比拼,也终于决出了最终的胜负。
  进入导师“终极考核”的三只队伍分别是:天子御用乐团、故歧王府乐队、宁王府乐队,各自都有自己的杀手锏,歧王府请来了李龟年伴奏,天子乐团则征用了他的兄弟李彭年去伴舞,自然都是如虎添翼。
  音乐家三兄弟另一人的李鹤年,则是被李隆基的大哥宁王李宪请了去当主唱,宁王甚至不顾身份的尊贵,亲自上阵,为李鹤年的演唱用羯鼓伴奏——
  三只乐队都是“国家级”,结果并不出人意料。
  去年春天的“五凤楼音乐大会”,进入决赛的三只队伍也有天子御用乐团、歧王府,所不同的是宁王没有进决赛。
  要知道,当今天子的皇位,可是他这大哥硬要让给他的,饶是如此,宁王最终也只能屈居第四,没获得一个安慰奖,可见当日比试的公平性了。
  那一次大比唯一进入三甲的民间乐队,是怀州刺史领来的怀州歌舞乐团——
  这位刺史老兄足足用豪华雕车运来了几百名乐工,全穿着绣花衣服,驾车的牛都被打扮成虎、豹、犀、象的形状,音乐性不够,那就用场面来凑呗!
  奢靡程度看得都城洛阳的老百姓们都一愣一愣的。
  怀州刺史以为自己的大手笔拍到了皇上的马屁,拿了三等奖之后非常高兴,哪知道皇帝称赞了怀州乐队的表演后,忽然感伤地叹口气说:“怀州之人,其涂炭乎!”(怀州的乡亲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摊上你这么个狗官,要受苦了!)
  当即贬怀州刺史为散官,他的马屁可以说是拍到马蹄上去了。
  李隆基固然贪图享乐,但是就目前来说,他还没有糊涂到昏聩的程度。
  下面官吏为了讨好他,肯定要花大笔钱——不从老百姓头上盘剥,他们还能自己生钱不成?
  别看天子过生日大讲排场,但乐队过来了,哪怕一件乐器没有,手拉着手唱两句“祝你生日快乐”,天子也不见怪,甚至还要褒奖地方官的“介洁质朴”。
  出了去年的事,今年各县的规模都缩小了不少,连陈兼的封丘乐队都没带架子鼓鼓手(当然本来也没这个),大家都走走过场,最后看皇上弟兄三个人的乐队神仙打架就好了。
  “获得魁首的是——”宣布结果的公公有点《我是歌手》主持人的意思,磨蹭了半天,就是不说结果。
  “是——”
  “歧王府!”
  歧王府爆冷取胜天子乐队!
  拿下了开元二十四年“乐队的夏天”总冠军!
  现场百姓大多认同这个结果,也一起为前面所有精彩表演喝起彩来!
  柳绘跟着围观百姓一同鼓掌,问老娘:“猕猴桃呢?”
  尹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猕猴桃?什么猕猴桃?”还以为女儿睡了半晌睡迷糊了。
  “就是陈十一郎呀!”柳绘叫道,前后左右找遍了,都没有看到陈猕猴桃的身影。
  “他呀,”尹氏摸摸女儿头顶上的小鬏儿:“进宫面圣去了!”
  ……
  陈成半醉半醒,稀里糊涂地就被宫里来人带到上阳宫里去了——天子在五凤楼亲切接见了外国使节和洛阳百姓之后,便摆驾回宫,在那里宴请四品以上高级别官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