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元情诗与剑榜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看延禧攻略,学乾隆写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不会吧?!”
  “不可能吧?!”
  “这是哪个老小子,头脑被驴给踢了,想出这种题?”
  陈成心中暗骂,一脸懵逼。
  事实上不只他,现场所有进入第二轮的青年学子们拿到第二道诗题时,都有点措手不及!
  实话说,是有点别出心裁……
  高力士出题的时候,自己出来宣布就完事了,李林甫出的这第二题并没有直接说,只见一个小宦官手中托着一个果盘,噌噌噌跑出来——一开始陈成还以为是里面觉得水果不够,给自己加份水果啥的,哪知道这小宦官把果盘一揭,说盘中的东西就是第二道诗题了!
  你说是啥?
  陈成赫然看到,盘子中静静地躺着一根……
  黄瓜?!
  什么意思?
  有何玄机?
  陈成眉头一皱,心想难道这是皇帝老儿的什么宝贝?
  翡翠雕刻成的黄瓜?
  似乎……也有这种可能。
  却只见这小宦官将黄瓜在众人面前展示一圈,拿起来放在口里咔嚓一口——
  嘎嘣脆,黄瓜味!
  “嚯!”陈十一郎身体一个“战术后仰”,又是一愣!
  还真特么是“真”的黄瓜啊!
  留下一头雾水的青少年们,小宦官噌噌噌带着半截黄瓜跑回楼上,向圣人和李林甫宰相回报去了——他把楼下众人错愕的神情这么一说,李隆基被逗得开怀大笑,手指着奇思妙想的李林甫一脸无语。
  李林甫含笑“告罪”,暗暗观察一号宰相张九龄有没有什么反应,见张老头眉头微蹙,李林甫心中不以为然。
  李林甫是李唐宗室,严格算起来,他还是李隆基的“皇叔”,因此不是由科举考试来进身上位的,文采平平,打心眼里也不觉得吟诗作赋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甚至对于以张九龄为代表的大唐知识分子们怀有天然的敌意。
  让他出题,他看到什么就点什么,不觉得有辱斯文,不觉得自己出的题目有什么轻浮不庄重的。
  他就是要用这个告诉张九龄:你们这帮迂腐文人擅长的东西,不过是博圣人一笑的小玩意,没啥了不起。
  李林甫是随心所欲了,楼下的学子们可就哭了——
  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笔呀!
  任谁押题也不会往这上面押呀!
  你说黄瓜有啥可写的?既不能托物言志,也没法用华丽的辞藻啊!
  这题这么难,偏偏这题还非常关键——
  这轮比试之后,圣人便会出来接见万千子民,这时获得“上上”评价,坐“上上”位的人,就能近距离仰视天子的天颜呀!
  陈成也感叹失算:
  他将脑海中的“中小学必背古诗70首”从头到尾想了一下,似乎也没几首诗里带“瓜”的,更不要说“黄瓜”了。
  自己写一首?
  别开玩笑了,不怕笑话,别人口中的“小神童”,其实完全不懂诗词格律,什么“平仄”“黏对”“拗律”“十三辙”一概不知,自然也不懂写诗了。
  所有他的“作品”全靠剽窃!
  也没有人跟我穿越回古代当才子一定要学这些繁杂的规则啊!
  那些男主角不都混得很好?
  你看好多人穿越到春秋战国,朗诵苏轼的“明月几时有”还博得满堂彩呢!
  凭什么到我这里就一定要懂?
  这就是小陈同学搞错了,穿越到别的朝代可能真的不一定要懂诗词格律,但在大唐,不懂还真就不行。
  ……
  在穿越已经泛滥于小说、各大古装言情剧的今天,大家似乎都对穿越者“无所不能”司空见惯了,跑到古代造水泥啊,做大炮啊,造驱逐舰统一地球啊,都不是难事。
  小陈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好好一个现代五好青年,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怎么就跑到开元盛世中来了!
  也没被雷劈,也没被车撞,甚至正处于升职加薪的良好阶段,大好青年,女朋友漂亮,有车有房——一觉睡醒就成了陈家的二儿子了!
  穿越之前,他是苏南某五星级酒店的部门主管——我一个好好的做酒店的,到了古代,我不会写诗,不是很正常吗?
  本着对“愚蠢的古代人”的轻视,别人主动来教他这些,他都压根不想学。
  现在苦了,想憋出二十个字的诗,似乎都挺难。
  这要是一个字写不出,或者写出一首驴唇不对马嘴的,自己构建了那么久的“小神童”形象,可就完全崩坍了啊!
  陈成一想,脑袋很大。
  这也是李林甫的奸诈之处,他自己擅于钻营,也就讨厌如他一般擅于投机取巧的人,出一道怪题,一下子就阻绝在场的大多数早有准备的人——包括小陈在内。
  “如今之计,只有这样了!”陈成转动着手中的笔,像他前世做数学题束手无策时那样:“这么写,肯定会很糟糕,但不碰碰运气,肯定就out了!”
  “我只盼望,这位仁兄的诗,真的有他自己吹嘘的一半那么好……”
  陈成咬牙切齿的,把记忆中惟一一首写黄瓜的“诗”默背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