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元情诗与剑榜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章 高力士的第一道诗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魏文帝曹丕说文章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杜甫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毫无疑问,在文化繁荣的大唐朝,诗文同样非常重要!
  甚至最重要!
  尤其是诗。
  因为严格说来,中国历史只有盛唐这区区数十年里,进士科考的诗赋!
  有志于仕途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打磨着自己的诗才,以图鲤鱼跃龙门。
  即便无心做官,如“襄阳孟夫子”(孟浩然),因为诗好,哪怕归隐在山野,也不影响他“风流天下闻”。
  在玄宗一朝会作好诗,就好比是明清会写八股文,在民国留了洋,在现代九门功课同步学、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翻到烂——不愁以后不能出人头地。
  陈成不想带兵打仗,争霸天下;
  也不想学会绝世武功,叱咤江湖。
  他觉得他来大唐朝走一遭,只要把他脑海中的那些后人耳熟能详的诗词写出来,并把原作者的名字改成他自己的名字——就足够名扬四海,一生富贵了!
  去参加科举的话,自己这才“九岁”的年龄似乎太小了,等年龄够了,层层选拔又太繁琐了.
  唐玄宗的千秋节宴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宴席上同样要比写诗,只要自己写的诗是最好的,最后再拿出一两首千古绝唱,不愁引不起李隆基皇帝老儿的注意。
  主意打定,陈十一郎嘴角露出奸诈的微笑,就等着楼上高力士公公出今天的第一道题了——
  不错,现场比诗,肯定是命题作文,要不然大家都在家里准备好了过来怎么行?
  场中的杂技演员们全部退场,乐队规模也缩减了一半,宫人们进进出出,迅速布置场地——作诗的人一张席子起码还是需要的。
  这是今天的第一轮比试,也是给在场的官僚家属中的年轻人一个展现自己才学的机会,上到二十来岁平日无所事事、玩鹰斗犬的青年,下到梳着角辫儿甚至牙牙学语的孩童,都可以参加。
  场地前后被分为四个区域,通俗地被称为“上上”、“上”、“中上”、“中”四块,离“则天门”最近的那一块自然是“上上”位,那里甚至有红漆案几、名贵的宣纸徽墨可供使用,而到了离“警戒线”和洛阳平民百姓最近的“中”位,就只能席地而坐了。
  大唐朝经常举办科举考试,考试的仪程宫人们也是驾轻就熟,“考场”很快就布置妥当,这是“局促”的洛阳,如果是在西京长安,在规模宏大的“花萼相辉楼”中举办科举考试,那场面才叫真的壮观呢!
  第一轮暂且不知现场青少年们学问高低,就按照年龄来排座位。
  陈十一郎还没到十岁,比那些吃奶孩子大不了多少,勉强被分到了第三等级的“中上”位落座,但他并不太在意,神情淡定,甚至有点小激动。
  同样来凑热闹的柳绘小娘子就不那么幸运了,她只能“屈尊”于最末的“中”位入座,不只年龄的因素,现场愿意参加“比拼”的女孩子们除了少数几个人,大多都在这里坐着。
  因为古代女孩子能识字的没几个,更不要说现场作诗了。
  也别控诉此时“男女的极端不平等”——在万恶的封建王朝时期,也就民风无比开放的大唐朝才能允许女孩子们肆无忌惮地出来抛头露面,甚至穿着男装在市坊的各处随意游玩。
  柳绘因为出自经籍世家,别看才六岁,字已经是认识不少了,作诗力有未殆,在后世还是处于幼儿园学前班的年龄段,尹氏也只是让她“重在参与”一下。
  小姑娘被强迫坐在席子上,有些不安分,耐不住性子,所以她隔一会就张头望望前方“中上”位陈十一郎的位置。
  两人相隔还挺远的,陈十一郎也没有搜寻他“未婚妻”的意思。
  当高力士再一次出现在五凤楼上时,下面眼巴巴的青少年们都知道今天的第一道题来了!
  陈成紧盯着这白面死太监的笑脸,自己来之前压的题有没有压上,很快就能知道了。
  还没等高力士说完,陈十一郎脸上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第一题,”高力士微笑:“题——‘千秋节’。”
  “千秋节”写“千秋节”——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送分题嘛!
  前两年没考,今年必考!爱背不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