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元情诗与剑榜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章 从小定下娃娃亲,长大不愁没有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唐开元二十四年,八月初五日,皇帝李隆基的生日。
  “今天神武皇帝‘千秋节’宴,陈家二郎也会去吗?”
  芳龄六岁的柳绘小娘子,正被老娘强迫着在铜镜前梳妆,但小姑娘的心思并不这上面:
  “阿母呀,我问你呢,陈家二郎——”
  “哎呀呀,还要再问多少遍呢?”尹氏又好气又好笑:“会去的,肯定会去的!今个儿是‘圣人’生辰,大酺天下,能到圣人的御前宴饮可是莫大荣耀哩!谁不想去?如果不是你陈家叔父现在正在封丘任上,离洛阳不远,还没有到洛阳祝贺圣人千秋之喜的资格呢!”
  柳绘小娘子口中的“陈家二郎”,是大唐河南道、汴州封丘县县丞陈兼的二儿子陈成。
  也不知道这陈兼是哪门子的运气,生这孩子十分了得,半岁就能识得“之、无、操”三个字,七个月就能说话,三岁诵六甲,五岁观百家,七岁得到一本奇书,看完写出来的大赋能和汉代司马相如相媲美,长得还跟易烊千玺,啊不,潘安宋玉似的一副模样,以“神童”闻名乡里。
  去年二月的时候,皇帝在洛阳赐宴新任命的县官,同样作为大唐低级别官僚的柳父察躬便与陈二郎的老爸陈兼相识,二人一见如故,结为莫逆。偶然一次,柳父看到陈家二子的诗文,大吃一惊说:“此等文章怎么可能出自稚童之手?岂天与之摛翰振藻也?!”当即断定这小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软磨硬泡着要与陈兼结为儿女亲家,陈兼当然乐见其成啦。
  当时人注重门阀,士族只与士族联姻,看不上寒门子弟,“河东柳氏”和“颍川陈氏”都是名门望族,祖上那些大官、名士的名单列出来都能吓死人,两家在本朝都出过宰相,陈兼、陈成更是南朝皇帝陈霸先之后,“凤子龙孙”,只是到了柳察躬和陈兼这一代,两家都已家道中落,风光不再,这却更加使同病相怜的二人惺惺相惜,感同身受了。
  结亲一事或许是两个无聊的老爸一时戏言,毕竟孩子年龄都还小,不急一时,但当玩笑话传到柳绘小娘子耳中,大人们往往又喜欢用这些事逗小朋友玩,不谙世事的小妮子当了真,时常缠着老娘询问她那“未婚夫婿”陈家老二的信息,惹得老娘苦笑不得。
  小姑娘又想亲眼看看对方是什么模样,却一直没有机会。
  今夜可算等到了!
  从阿母口中得到确切回复,小姑娘很开心。
  可很快,她就高兴不起来了——自己细长秀气的眉毛被老娘涂得越来越宽阔,到最后简直成了两团黑漆!
  脸蛋也被涂成红彤彤的两坨!
  镜子中原本精致可爱的小姑娘变得越来越奇怪,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爱美的柳小娘子的小嘴不由得越来越扁,老大不高兴!
  画成这样能叫美嘛?大唐朝的女人们都是怎么想的呀!
  难看至斯!
  她却不知道这套眉形在开元年间非常流行,唤作“阔山眉”。
  “别乱动呀!”老娘按住她细肖的肩头,盯着此前给女儿梳好、高耸于发顶的一对丫髻打量(所谓的“哪吒头”是也)——看是不是刚刚好对称,嘴上道:“晚上随娘出门可要懂礼、知节,咱娘儿俩可不能出一点差错,损伤到我们‘河东柳氏’的清名呀!”拔了拔高女儿的发髻,更顺眼了,却仍嫌女儿的眉头不够宽、不够“时尚”,又用力持眉笔扫了扫——扫得小姑娘嘴嘟得更高了!
  她心想:父亲大人也就一介县令,圣人底下有那么多大官儿呢,谁会注意我们俩呀!
  只要能看到陈家二郎,不就够了?
  ……
  神都洛阳紫微城正门,五凤楼下——圣人的大宴在这里进行。
  虚岁52岁的大唐天子李隆基,御极天下已经是第25个年头了。
  现在他仍然是活着的“圣人”,自然不会用到庙号“玄宗”或谥号“明皇”。
  18岁的杨玉环此时还是他儿子寿王李瑁的妃子,自然也不是“杨贵妃”。
  圣人如今最喜欢的女人是寿王李瑁的老娘武惠妃,也就是后来所谓的“杨贵妃”的亲“婆婆”。
  作为宴席之地,五凤楼高大巍峨,洛阳城的各处都遥遥可见,楼有两重宫观,上面的叫做“紫微观”,连阙耸天,上干青云!高达一百二十尺!(足有36米高,如今故宫的午门也就35米这样)
  檐牙高啄,绮丽壮观,天上宫阙,也不过如此了!
  这是前朝隋炀帝营建东都时所修,那时叫“则天门”,奢华程度令隋炀帝的表哥、唐高祖李渊也咋舌:表弟这混小子,也太浪费,太奢靡了啊!
  咱大唐朝可不能这样!
  所以他当了皇帝后选择……
  将这里一把火烧掉……
  (以后又重建好了,再经当今皇帝李隆基的奶奶武曌修整,重新恢复昔日壮观景象。正因为这位老奶奶每次出入洛阳皇宫都要过这“则天门”,所以大家都叫她“武则天”。)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