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道朝心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章 借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眼百年,物是人非。
  神洲还是那个神洲,东唐却已是盛世,南朝、西夷依然处于无休止的战火中。
  百姓水深火热,苦不堪言。
  在东唐、西夷、南朝三国的接壤处有一座名为凌云的小城,十数年来,两国战火不息,凌云城却始终一片祥和。
  凌云的南城门上终年站着两个人,一个虎背熊腰的胖子,一个瘦若枯柴的瘦子。
  此时两人正搭着肩慵懒的看着城外。
  “这都打了十来年了,还没分个胜负出来。”胖子抹了一把油腻的嘴角说道,“再打下去,城里可放不下了。”
  “打吧,打吧!”瘦子擦了擦满是油渍的手指说道,“放不下了公子自然会解决,你我还是留神看着别再犯错了。”
  说话间,嘹亮的号角声响了起来,血战中的士卒瞬间停了下来,都转身向着各自大营撤了回去。
  不过,有十几名士卒却并未撤回各自大营,而是向着凌云城狂奔而来,紧接着,充满杀意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箭雨自两国大营中席卷而出,几个呼吸后,奔向凌云城的那十几名士卒全部倒在了箭雨中。
  胖子和瘦子摇了摇头,各自叹了一口气,这时一名士卒忽然爬了起来,他浑身是血,艰难的爬向近在咫尺的凌云护城河。
  终于他的手指触碰到了护城河的石狮子,他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他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然而一柄飞剑洞穿了他的身体,他就这样倒在了护城河的石狮子旁。
  胖子和瘦子眉头刹那皱了起来,竟然有人敢坏了凌云的规矩,两道残影掠下城头,转瞬出现在百丈外南朝大营。
  “谁干的!”胖子怒吼道。
  一青衣少年前拥后簇自大帐走了出来,“哪里来的混账,敢在我南朝大营撒野。”
  “你?”瘦子眼眸一寒。
  “笑话!”青衣少年冷喝一声,“本监军诛杀我南朝逃兵,难道还要向你们两个混账东西请示不成?”
  “啪!”
  迎接青衣少年的是胖子结结实实的一巴掌,青衣少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牙被打掉了几颗,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
  “来人,给我宰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青衣少年暴喝道,但上到各大将领下到普通士卒,都好似没听见一般将头偏到一侧。
  “你们这帮废物都聋了。”青衣少年捂着半边脸,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终于一紫袍将领走了出来,不过他并没理会青衣少年,而是快步走向胖子和瘦子,极为恭敬的说道,“韩监军初来军营,不知凌云规矩,还望两位前辈恕罪。”
  “敢在凌云的地盘上杀人,这么些年来你还是头一个。”瘦子蔑视着青衣少年说道。
  “混账东西,反了,都反了。”青衣少年咬牙切齿吼道,“我父是南朝宰相,我师尊是飞雪宗三长老。”
  胖子和瘦子哈哈大笑,“管你是谁家的崽儿,莫说是你那什么师尊,就是你们宗主来了,也不敢在我凌云的地盘上撒野。”
  “谁这么大言不惭,敢辱我飞雪宗。”一佝偻老者霎时出现在青衣少年身旁。
  青衣少年哭喊道,“师尊,你要为徒儿做主,这两个混账东西不但打我,还侮辱您和宗门。”
  佝偻老者袖袍一挥,杀意骤然升腾,站于左右的将军士卒心头皆是一颤。
  胖子和瘦子也微微一怔。
  他们虽然狂但并不傻,眼前的佝偻老者从气息波动看,已然是迈入地境的强者,他们二人都是玄境九品,虽然只差一步迈入地境,但这一步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神洲修行分四大境,灵境为根,意为灵窍初开,修行者可以感应到天地元力。玄境为入门,意为踏玄门,只有踏入玄门的修行者才能真正的将天地元力与自身融合,从而驭物而行,身体化虹。地境是修行者的分水岭,在神洲只有修炼到地境的修行者方可称之为强者,举手投足间,山崩地裂江河逆流。至于天境,数百年来也唯有东唐那位老祖宗一人踏足而已。
  大营外剑拔弩张,但在大营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上却悠闲的坐着两个人,两人身前摆着一张小桌,桌上放着几碟小菜和两壶冒着热气的烈酒,把酒言欢甚是惬意。
  “元帅,就这么看着?”其中一人猛喝了一口酒说道,“闹大了怕是不好收场。”
  “闹大了才好!”被唤作元帅之人哼了一声说道,“凌云的那位可不是好惹的,打了这么多年,这仗也该结束了。”
  ……
  ……
  几个呼吸后胖子和瘦子鼻青脸肿的爬在了地上,青衣少年趾高气扬的叫喧着,被打肿的脸似乎也没那么疼了,他恶狠狠的抽出了身边将领的佩刀,便是要砍下胖子和瘦子的头颅。
  那将领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宰相家养尊处优的公子哥真的敢砍,连忙疾步而出挡住了青衣少年。
  “监军大人,砍不得,砍不得。”将领心有余悸的说道。
  “先前之事本监军还没治你的罪,现在你竟敢阻挡本监军执行军法。”青衣少年直接一脚将将领踹倒在地。
  青衣少年举刀而起,宛如天籁的笛声忽然自这片天地响了起来。此时正当黄昏,悠扬的笛声牵动着落日的余辉,恍若长空里万点花瓣纷纷飘落,将凝重的画面点缀成一副梦的意境。
  远方的天地出现一鼎银白色轿子,轿子的四方是四名身穿红衣的少女,她们足踏红花,临空而行,手中翩翩起舞的红菱连着轿子飞速前行。
  虽然红衣少女们脸上都蒙着面纱,但是任谁都能想到,那面纱之下,必是一副副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将领们呆住了,士卒们吞起了口水,青衣少年举起的刀停滞在了半空,佝偻老者皱起了眉头,山丘上的两名男子仓促起身,唯独壮汉和瘦子露出了激动傲娇的神情。
  轿子缓缓落地,四名红衣少女并排站在轿前,所有人这才回过了神来,青衣少年也醒了过来,他贪婪的盯着四名红衣少女。
  敢在凌云的地盘上杀人,青衣少年是头一个,敢用这种眼神亵渎凌云三生公子身边的四大侍女,他亦是头一个。
  坏了凌云的规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谁能例外,一声惨叫,青衣少年握着双眼在地面打滚。
  佝偻老者的眉头皱的愈发凝重,在宗门时他便对凌云三生公子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这三生公子竟如此不可一世。
  元帅姗姗来迟跑出一身汗,在距离轿子一丈处停了下来,“三生公子来我南朝大营视察,在下有失远迎。”
  “堂堂南朝元帅,手握雄兵百万竟然如此地低三下四,真是丢尽了南朝的脸。”佝偻老者怒斥道。
  他虽然心惊但并不害怕,飞雪宗可是神洲三大顶级宗门之一,门中强者无数,宗主更是整个神洲修行界公认的半步天境绝世强者,任你三生公子如何不可一世,你敢与我整个飞雪宗门为敌?
  想到此处,佝偻老者顿时底气十足,“我乃……”只是两个字刚说出口,他整个身体就如同一滩烂泥倒向地面。
  整个军营瞬间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轿中传出一道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回去告诉你们国主,凌云需要安静些日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