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香祖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37章 散修永不为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他们跑不了了,给我收起机弩,追上去,全部剿灭!”
  
  大海上,两船追逐,依靠各自机弩和法器展开激烈交锋。
  
  但因实力差距实在明显,短短百余息,在前的宝船就已明显落入下风,甚至连逃跑都跑得没有后船快。
  
  不一会儿功夫,仅有的负隅顽抗就被扑灭,前船彻底投降。
  
  后面的宝船追了上来,用钩子和长绳连接两船,然后迅速派人占据各处,很快就在船舱里面发现大量金银财宝。
  
  “他娘的,这帮崽子也不知道抢了多少海岛和国家,还真是富得流油啊!”
  
  首领喝骂道:“没点眼界的东西,凡俗黄白之物算得了什么,快找找看有无灵材!”
  
  众人继续翻找:“船主,我们找到了……”
  
  世俗国家也是有灵材出产的,积少成多之下,竟然囤了三五百件不入流品的灵材,另有十数件疑似下品,甚至中品的贵重珍宝。
  
  除此之外,还有好些品阶不一的法器宝具,在炼气境界也颇有几分价值。
  
  “这才像话,走,返航!”
  
  首领抚挲一番这些宝贝当中的法器弯刀,顺手挎在自己腰上,哈哈大笑着下令道。
  
  当下便有人给收缴的敌船挂上新旗帜,赫然是一个大大的白底金边水纹旗,中间绣着个蓝色的罗字。
  
  这是白沙商会的标志,这名首领便是原本罗经纬麾下的海盗头目,如今奉命剿杀海盗,堪称得心应手。
  
  短短十年功夫,他们已经连续多次出击,杀人夺船,几乎将海狼帮势力吞噬殆尽,层出不穷的下海散修也被打击得纷纷上岸谋生。
  
  如今这一幕,只不过是他们打击海盗的日常而已。
  
  只几日功夫,这艘宝船便出现在如今坊市青川坊的港口中。
  
  几名灰袍布服,草莽打扮的散修看到这一幕,大为惊奇:“又一艘宝船挂牌出售,这北海之地有那么多宝船可以出售的吗?”
  
  有当地修士听到,热心解释道:“道友有所不知,这些东西可不是寻常人都能买下。”
  
  “哦?难道这不是要上拍卖会的贵重法器?”
  
  “寻常之物,当然得上拍卖会才有利可图,不过最近这些年,风潮商会,风信商会快速扩张,亟待宝船使用,要先供应他们所需。”
  
  外来散修讶然道:“这两大商会又是什么来历,竟然如此豪横?”
  
  当地修士听到,不免哈哈一笑:“道友是从西海或者陆地上来的吧?”
  
  那几名修士神色微变,面面相觑之后,承认道:“确实如此,我等初来北海不久。”
  
  当地修士道:“那也难怪,若你们来到北海多年,不难打听到这两大商会其实都是香市附庸的势力,背后有李大长老撑腰,自然能够优先得到这些宝船的供应。
  
  说起来,白沙商会也同样是香市同盟的势力……”
  
  说到这里,这位当地修士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无奈说道:“李大长老花头极多,名下附庸,同盟,战略同盟,合作伙伴,战略合作伙伴,商业伙伴,战略伙伴,一套套的,真叫人头大,但终归都是一伙的……”
  
  外来散修听得一愣一愣的,好不容易才搞明白,原来北海之地大名鼎鼎的李大长老就是香市背后的大佬。
  
  这些白沙商会,风潮商会,风信商会之类都是香道阵营的一份子,只是各自地位和负责的营生不同,处在整个香道行业和势力范围的不同位置。
  
  “其实咱们这青川坊也已经是香市的合作伙伴,同样可以归在香道阵营之内。
  
  虽说青川坊同样经营着其他灵材和各道产物,所以只能算是合作经营,但照我看来,以香道之富庶豪横,买完一条街又买一条街,迟早能把整个坊市都盘下,直接变成香道名下之产业!”
  
  这些年间,大海上形势风云变幻,因着妖魔之乱而破产的大小势力极多。
  
  但真正的巨头抵抗风险能力极强,不但没有衰败,反而愈发兴盛。
  
  以香市为首的各家大肆收购,都比以前还要更加壮大,逐渐进入巨头时代。
  
  因此,原本为地方上豪强所有的青川坊之流,也逐渐变成巨头控制的产业,香市从原本的几家店铺发展成为一条街,再发展至其他街区,几乎垄断了此间所有的天材地宝经营之权。
  
  这实质上已经是侵占奇珍楼,万宝楼之流的领域了,但香道如今势大,少许的越界也被默认下来。
  
  外来散修道:“难怪这些宝船都已经内定,不过这样的话,北霄岛那边没有意见吗?”
  
  大海上的一切商业之事都在金钱大道掌控内,换言之,都是要使用符钱衡量,要交税的。
  
  当地修士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嗨,多大点事,按照正常交易补足税额不就行了?
  
  李大长老从来霁月光风,不会偷税漏税的,北霄岛省了事,反而乐见于此。”
  
  外来散修目光闪动:“原来如此。”
  
  ……
  
  不久之后,坊市中的一家酒楼内,几名散修相继走上二楼。
  
  走在最后面的那人从怀中摸出一张符钱,递给伙计:“我们要在此间谈事,没有叫之前,不要来打搅。”
  
  伙计见客人出手阔绰,欢喜收下,忙不迭的躬身道:“晓得嘞,众位客官尽管放心,保证无人打搅。”
  
  几人旋即鱼贯而入,走进里面关上房门。
  
  里面已经先行坐了两人,其中中年面相者似乎是这伙人的首领,生得魁梧雄壮,正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端着一口大碗喝酒,另外一名老者则端着个烟杆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弄得整个房间云山雾罩。
  
  见几人进来,首领目光炯然,看向他们:“怎么样,可探查清楚了?”
  
  一人微微摇头,叹气道:“大当家的,这里不好搞啊。”
  
  听得此言,首领微微皱眉,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闷头喝酒。
  
  几人各自坐下,相继说起自己此行的见闻。
  
  这些人的确是外来者,而且还是从毗邻的西海过来。
  
  其中首领名叫羴臣,乃是西海贝林州人,草莽出身,几名伙伴也是共同游历闯荡多年的志同道合者,初出茅庐便意外结交,抱团成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