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月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七章 不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即便初阶大典已经过去不少时日,但赵暮人的那封信一直留在李稷的脑海里。
  
      少司命杀死李昭那一幕一直是困在他心中的梦魇,不管之前神魂流失症有多严重,只有这一份记忆一直清晰到了极点,他无数次午夜梦回,都是梦到这一幕心碎至极地醒来。
  
      本来以为再一次找回李昭之后,他会不再做这个噩梦。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却再一次梦到了这一幕。
  
      更可怕的是,原本模糊不清只有个背影的少司命的身影,这一次变得清晰起来,他还是如以前一样回到了十几岁的身体躲在树后,而这一次在梦中,手握着刺死李昭的长剑的少司命回过头了。
  
      那张脸,赫然就是嬴抱月如今的面容。
  
      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涔涔。
  
      但稍加清醒,他就明白,这只是一个不讲道理的梦。
  
      夺舍一事的确匪夷所思,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借助别人的身体回来,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但不管有没有夺舍,即便没有认出嬴抱月就是李昭,李稷都相信他认识的嬴抱月不会做这样残忍的事。
  
      他相信的人,是如今名唤嬴抱月的女子。
  
      这一路发生的事不是虚无,他相信这名从前秦走出,一直走到现在的少女。
  
      可是他的梦境简直就是想要诱导他去杀嬴抱月一般,这让李稷心中生出了警惕。
  
      同时他想起了赵暮人给他送的那封信。
  
      于是在梦醒之后,他找到了东方仪,告诉义父自己想见赵暮人一面。
  
      原本他以为赵暮人不会直接见他,毕竟他未曾接受君王下给仙官的禁制,抬手就能要掉赵暮人的命,但赵暮人居然还是在书房中见了他。
  
      “消息的来源寡人不能告诉你,”赵暮人走到窗边,负手淡淡开口,“不过你在初阶大典中,真的没发现蛛丝马迹么?毕竟那位很可能做了伪装。”
  
      其实当初送那封信给李稷,只是他察觉到今年初阶大典的动向有些不同寻常,北魏人雄心勃勃,而东吴人才凋零,赵光又压不住场子,他才想了这个理由把李稷也留在了南楚。
  
      而那时他刚刚收到前秦和亲公主居然从杀手中逃脱,以及在初阶大典开始之际进入南楚的这个有些违背常理的情报,心头一动,就捏造了少司命可能混迹在初阶大典参加者的这个消息。
  
      当时他还觉得自己是灵机一动,现在想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他居然一语说中了。
  
      少司命居然还真的就混在初阶大典参加者中。
  
      即便他当年再不服那个暴力的秦国女人,他恐怕下意识里都觉得只有那个女人能做出这些事来。
  
      只是这些事……都不能和现在的李稷直说。
  
      听到他的反问,李稷眸光微微闪动,吐出一口气,“没有。”
  
      像少司命那样的火法者,他一个都没有找见。
  
      唯一有点影子的是孟诗,孟诗女子的身份暴露后也更加符合这一猜测,她和林挽弓之间的关系也耐人寻味,但李稷却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那日嬴抱月让他去追林挽弓,他于是趁机向林挽弓追问,结果只得到对方一个没好气的回答。
  
      “我的师姐已经死了,不管你和她有什么仇,你去阴曹地府找她讨吧。”
  
      “或者说你觉得可以迁怒于我?没关系,这种事老夫遇见的多了,那我们就在这里打一场?”
  
      即便他再恨,却都无意迁怒。
  
      李稷记得自己深吸一口气,又追问起孟诗的身世。
  
      结果只换来对方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你觉得我徒弟是我师姐?阿诗的剑法都是我教的,和我师姐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眼光是不是有问题?”
  
      十万八千里么……
  
      李稷只觉得他如果真的按照林挽弓的标准,恐怕是真的找不到人。
  
      他记得嬴抱月的剑法还是模仿的孟诗的招式,真不知道少司命的剑法原本是何种模样的。
  
      这世上恐怕只有少司命本人知道了。
  
      听到李稷的回答没找到,赵暮人莫名松了口气,旋即又恢复了高深莫测的模样。
  
      “既然如此,也可能是寡人收到了假的情报,”赵暮人面无表情道,“毕竟都是道听途说,寡人当初也没保证这情报一定正确。”
  
      “是吗?”李稷闭了闭眼睛,“我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