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朱允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5 天使 1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一战,兀良哈部几乎是全军覆没。起码十年之内,不能再侵扰我大明边疆!”
  “而且,兀良哈也是算是给其他北元诸部做了一个榜样。呵呵,自不量力挑战我大明的,就是这个下场。”
  “这一仗臣以为不能这么了解,不若提雄狮继续征讨,沿路推进扫荡塞外诸部,犁廷扫穴,永诀后患!”
  晋王朱棡的军帐之中,傅友德,平安等将领们纷纷开口,各抒己见。
  兀良哈败了,但显然有的将领还觉得这份军功不够分量,想着既然大明二十万天军在此,应当趁机直接永诀后患。
  众人纷纷开口,而坐在主位上的晋王朱棡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脸上也没多少打了胜仗的欢愉神色,反而眉头微微蹙。
  傅友德看看他,开口道,“王爷,可是有心事?”
  晋王朱棡一笑,“那到没有,就是有些.........家事罢了!”
  一说家事两个字,旁人有些不明所以,但傅友德却依稀能明白几分。而且,为何朱棡这么直接当他的面说出来,他也能明白几分。
  家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也是别人别多管闲事的意思。
  “此战能胜,都是诸位齐心协力散心奋勇将士用心的结果。待战事了解,本王自当上报父皇还有东宫皇太孙,为各位请功!”晋王朱棡把,话题转移到战事上,开口道,“十万鞑子全军覆灭,古往今来都是难得的大功。美中不足,北元伪辽王阿扎失里,带着亲卫突围逃跑!”
  “王爷不必多虑!”傅友德想想,开口笑道,“他跑不远!”
  “哦,傅国公何意?”朱棡问道。
  “已经有人去追了!”傅友德笑道。
  朱棡看看帐中众将,大声道,“可是蓝帅去了?”
  “他早就算到,北元辽王必定要殊死一搏,所以故意放开了一条缝隙,让那贼酋有侥幸的心理!”傅友德笑道。
  晋王朱棡点点头,“到底是蓝帅,思虑甚远,掌控全局我等不及也!”
  说着,朱棡端起茶杯,大声道,“此战虽胜,但现在还不是痛饮庆功酒的时候。但如此大胜,没有酒又不是滋味儿。本王在这以茶代酒,敬各位!”
  轰,军帐中所有将领们都站了起来,捧着茶杯。
  “为大明贺!”
  “为陛下贺!”
  “为东宫储君贺!”
  “班师回朝之日,本王在与诸位,酣畅淋漓的喝一场!”
  “谢晋王千岁!为大明贺,为陛下贺,为东宫储君贺!”
  众人轰然应答,以茶代酒,一饮而尽。
  忽然,帐外响起侍卫的通传呐喊,“曹国公到!”
  晋王朱棡急道,“快请他进来!”说着,竟然亲自从主位上走下来,走到门口迎接。
  李景隆不复往日的潇洒英俊,面容之上带着冻伤,浑身的铠甲也残破不堪,受手上还带着几道口子。
  “九江!”朱棡亲热的叫着李景隆的字,开口道,“你终于来了,这一张你居功甚慰,若不是你缠住了鞑子,咱们就功亏一篑了!”
  李景隆俯首,恭敬的行礼,“不敢当晋王如此夸奖,下官不过是恪守本分,为国效力而已!”
  朱棡见李景隆丝毫不称功,举手投足好像换了一个人那般沉稳,心中欢喜。
  “九江今日,有几分当日文忠大哥的风采,有子如此,文忠大哥也该欣慰!”朱棡笑笑,“从此之后,我大明又多一神将,武运昌盛!”
  殿中众人都微微点头,就连一直都把李景隆当作纨绔子弟的傅友德,看李景隆的神色都温和许多,甚至充满了鼓励和欣慰。
  “九江,坐本王的身边来!”晋王朱棡笑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