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回到初唐当神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八十一章:霍山的狐狸跑到蒲州来抢花姑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河东县并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在几十年之前的时候,这里还叫做蒲坂县。
  
  隋开皇十六年的时候,隋文帝杨坚为了增加公务员的工作岗位,在蒲坂县的城东新设了一个县,取名为河东县。后来到了大业三年的时候,隋炀帝想要削减公务员的岗位,就又把分拆开的蒲坂县和河东县合并成了一个县,不过这次合并之后没有沿用蒲坂的名字,而是继续叫做河东县。
  
  河东县现在的县尉叫崔知之,是清河崔氏的一员,当然,是旁支。
  
  但尽管如此,崔知之在河东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坐地户了,靠着他们家在河东县数代的经营,就算是河东县令也得对他毕恭毕敬。
  
  但是这么财雄势大的他,自己的亲妹妹居然在自己防守严密,堪称坞堡一样的家里失踪了。
  
  经过仔细的毒打了当天负责巡逻的护院保镖之后,崔知之基本排除了诸如内贼作祟,里应外合之类的情况,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可能性了。
  
  这个事情是修行人做的!
  
  如果要是一般人,肯定就只能自认倒霉。
  
  但作为清河崔氏一员的崔知之,则是立刻动用了家族的人脉,把这个事情举告到了太史局现在最大的头头,太史令苏元朗的手中。
  
  很快,太史局那边的批复就下来了,说太史令苏真人已经派出了太史局监候清微真人前来晋州,调查崔知之妹妹失踪的事情。
  
  于是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崔知之就在崔家的这座依山而建,跟坞堡一样的大院门前等着清微真人的到来了。
  
  但就在约定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的时候,他依然在门前望眼欲穿,完全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请问……”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他的身边响了起来。
  
  “你就是河东县尉崔知之吗?”
  
  满心焦急的崔知之一边认真的盯着前方的道路,一边随口回答了一句。
  
  “对,某就是!”
  
  “那太好了……”
  
  那个陌生的声音中带着激动的语气。
  
  “贫道还以为自己这次又跑错方向了。”
  
  “咦?”
  
  这个时候,崔知之才有些后知后觉的转过头,发现在他身边的空中竟然漂浮着一把飞剑,一个一身白衣,英俊非凡的道士双手背在身后,脚尖在飞剑上轻点着,一只萌萌哒的小奶猫趴在他的肩膀上,两只大眼睛带着鄙视的光芒看着他。
  
  在看到他转过头来的时候,这个道士还朝着他笑了笑。
  
  “啊……”
  
  被这个忽然出现的道士给吓一跳的崔知之顿时身子就是一个栽歪,差点直接摔在地上。
  
  “贫道清微子……”
  
  白衣道士一拂袍袖,一阵旋风平地而生,直接将快要摔倒的崔知之的身体给扶正。
  
  “现任太史局监候,是来处理崔县尉你妹妹在家中失踪的事情的。”
  
  “原来您就是清微真人啊……”
  
  在看到对方这好像是神仙一般的手段之后,崔知之瞬间就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了下来。
  
  “仙长,舍妹在家中莫名失踪,某毫无头绪,还请仙长不吝赐下援手。”
  
  “贫道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
  
  白衣道士一纵身,从飞剑上跳了下来,接着崔知之就看到那把飞剑在空中一转,自行飞回了道士背后的剑鞘中。
  
  “头前带路,贫道去你妹妹失踪的地方看一看。”
  
  “是,是……”
  
  崔知之答应了两声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在前面带领着这个白衣道士进了自己家的坞堡大院,从一进进的院子里穿过,朝着他妹妹的闺房走去。
  
  “你的院子挺大啊?”
  
  白衣道士似乎是很好奇的四下张望着。
  
  “就算是当年杨素的府邸恐怕都没有你家大了……”
  
  “仙长您说笑了……”
  
  听到白衣道士的话之后,崔知之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然后赶紧解释。
  
  “并州因为有突厥人经常下来劫掠,所以我崔家的所有人就都没有分家,大家聚在一起便于防御而已,其实某自己的院子也不过就是三进。”
  
  “哦哦哦……”
  
  白衣道士笑眯眯的看了崔知之一眼。
  
  “贫道又没有说你逾制,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哦,这个绣楼就是你妹妹的住处吗?”
  
  “是,是!”
  
  崔知之一叠声的答应着。
  
  “这就是舍妹的住处,当时她就是在这座楼中失踪的……”
  
  “嗯……”
  
  白衣道士点了点头,然后一摆手,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三只半米多高的大老鼠。
  
  接着,崔知之就看到白衣道士肩膀上的那只小奶猫懒洋洋的抬起头,伸出小爪子朝着绣楼一阵的比比划划,嘴里还在发出可爱的叫声。
  
  “嗷呜,嗷呜!”
  
  “吱吱吱……”
  
  接着,崔知之就吃惊的看到那些大老鼠好像听懂了猫说话一样,吱吱的回答了几声,接着就一个接一个的跑进了绣楼。
  
  在大老鼠进了绣楼以后,白衣道士则是一纵身,好像御风飞行一样,大袖飘飘的就飞了起来,缓缓地绕着这座绣楼前后飞了一圈,悬浮在他的头顶,用手一指他身后的某个山头。
  
  “在你妹妹丢失的时候,这个方向有人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
  
  崔知之十分老实的回答道。
  
  “谁也没有看到什么异样的东西……”
  
  “哦!”
  
  白衣道士点了点头,一甩袖子,绣楼的窗户瞬间洞开,他上前两步,悬浮在窗户的外面,仔细的朝着窗棂的方向看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