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只想潇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火车站记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中午吃饭就在长寿湖边的一处酒馆里,面积只有二十来方,厅堂里放着两套微微掉漆的红木桌椅,装饰风格古朴自然。
  在这里有个好处,一抬头是就水光潋滟的长寿湖,潮汐轻轻拍打在岸边,“哗啦,哗啦”的非常闲适。
  本来萧容鱼还奇怪陈汉升为什么带着自己绕这么远,现在又觉得这里静谧自在,只是不知道饭菜味道如何。
  “小陈,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家餐馆?”
  王梓博也觉得环境挺好,就是老板一点都不热情,看到客人也不晓得拿菜单,只是瞅了瞅就直接开火做菜。
  “好奇怪的店。”王梓博又嘀咕一句。
  萧容鱼和王梓博两人没见过这种风格,陈汉升却知道这里十几年以后将成为长寿湖边上有名的私厨饭庄。
  什么叫“私厨”,就是一晚上只招待一桌客人,至少需要提前2个月排队预约。
  陈汉升懒得解释,他站起来走到后面厨房,这时的酒馆老板还没有创立私厨的意识,做菜的地方是可以随意进出的。
  “抽烟?”
  陈汉升递过去一支红金陵,中年老板正在烹饪,他抬头看了一眼陈汉升,默不作声的接过烟,不过没有抽放在架子上。
  老板是吴中人,吴中菜讲究清鲜平和,形质均美,所以当桂花糖藕、红菱鸡头米、松鼠桂鱼和鸡汁干丝汤端上来以后,真是色香味俱全。
  王梓博和萧容鱼肚子早就饿了,马上就开动起来,陈汉升和店老板则在门口抽烟。
  两人几乎没聊什么,店老板本就话少,再加上他以为陈汉升只是大学生,所以没有太多的谈兴。
  陈汉升也不以为意,默默的抽完烟坐到饭桌上却愣了一下,三盘菜寥寥无几,松鼠桂鱼就只有鱼刺了。
  王梓博差点要把饭碗吞下去,萧容鱼吃相要稍微好一点,但是小嘴也撑得圆圆鼓鼓,眼神还无辜的和陈汉升对视一下。
  她也觉得动作有些粗鲁,但又实在放不下这入口即化的鱼肉,干脆把头一低,也学着王梓博假装没看到。
  “至于吗。”
  陈汉升赶紧打饭填饱肚子,很快桌上的三菜一汤完全被消灭,瓷碗都能当镜子照了。
  饭菜好吃,价格也不便宜,一共156元,王梓博暗暗咂舌,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王梓博想开口还价,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这家店从来都是实账的,以后这点菜都要上千块钱,而且有些格调是没办法用金钱衡量的。
  王梓博和萧容鱼都没有AA的想法,2002年这种社交习惯比较少见,他们都准备下次请客时补回来。
  对于陈汉升来说不补也没关系,他把行李寄存在这家饭店里,带着王梓博和萧容鱼逛了一下长寿湖公园。
  长寿湖其实不大,不过王梓博走了一会儿就嫌累。
  “这里离火车站和汽车站那么近,我们下次回家前玩一下就好了。”王梓博建议道。
  “不要多逼逼,这是你人生第一次逛长寿湖,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了。”陈汉升肯定的说道。
  因为他是早有体会的,陈汉升在建邺读书四年,工作十来年,他几乎去过所有的景点,唯独长寿湖没有完整的玩过。
  一开始他也和王梓博差不多的想法,放假回家前玩一下,结果每次总是急急忙忙的搭车,最熟悉的地方仅限于客运站对面的长寿湖广场,就连这家私厨还是别人带他来的。
  萧容鱼却觉得不错,长寿湖是内陆小湖,四周都是几十层的高楼,还有两个流量庞大的车站。
  在这样的地方有一泓清澈的水湾,堤岸边上杨柳飘飘,不时地还冒出些鲜艳的荷花,这种绿中透红的景致处处彰显着六朝古都的人文气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