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兰若蝉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五八章 最是难猜儿女事 直男易窥刀剑心 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在北上以前,殷色可也问过类似的问题。
  
  当时庆云选择了逃避。
  
  此时若再选择逃避,就显得有些渣。
  
  但是他的确没有好好地考虑过这个问题,鱼与熊掌,取舍实难。
  
  如果一辈子可以不去做取舍,左右逢源……那就是真渣了。
  
  “殷师妹以为,男女之间,应以何为重?”,庆云干脆以退为进,反问殷色可。
  
  殷姑娘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可是她在幼年经历过极其严苛的训练,内心其实无比坚忍,在表达自己看法的时候,从来不会胆怯,退缩:“小节不厌,大义无妨。相见两欢,离若牵肠。”
  
  “小节不厌,大义无妨。相见两欢,离若牵肠……”,庆云跟着重复了一遍,在心中反复咀嚼。
  
  妙啊,妙啊!
  
  在礼法束缚的年代,从来没有人曾经对庆云讲过男女之间应当如何相处。
  
  殷色可的这句话又恰好一针扎在痒处,让庆云击股称绝。
  
  “殷姑娘,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问。”,庆云终于知道了一直以来自己的心结。
  
  “但问无妨。”
  
  “你心中的大义究竟是什么?”,殷姑娘的身世一直是一个迷。
  
  在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可是庆云杀父仇人盖坤的徒弟。
  
  直到庆云找出了当年事情的真相,知道父亲之死很可能是天宗做局,挑拨在先,出卖于后。在魏王大义的感召下,慢慢地,他已经放下了对盖师叔的恨,尤其是在试剑山庄,盖师叔拼死护檀宗,这一页已经彻底揭过。
  
  盖坤,已经不是她与殷色可之间的心结。
  
  但是很快,殷色可又与天宗圣女信物联系在了一起。
  
  如果殷姑娘真与天宗有瓜葛,又怎能说二人于大义无妨?
  
  “哎!”,殷色可一声长叹,“果然你在意的还是那个答案。”
  
  庆云凝视着殷色可,他虽然年轻,但是对于人,对于事,有着独特的直觉。就是因为他具有这种准确的直觉,才能成就他九龙绕柱的命格。他所注意的,能和他产生交集的人,自然都不会是泯然众人。
  
  相学虽然是玄学,也不完全是玄学。
  
  人的成长环境,人际,性格,面相,都是先天的资本。虽然后天有许多偶然性的因素,但也有许多必然的因果。
  
  他并没有开口,但其实已经做了表达。
  
  他知道殷色可能听懂。
  
  她,是与他一样聪明的人。
  
  殷色可果然听懂了。她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悠然说道,“我身上的确有一个大秘密。和天宗有关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就算到死,我也不能说。因为一旦说出来,要陪我一起去死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了。但我和天宗八王绝对不是一路人,我也不可能害你。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庆云摇了摇头,“我当然相信你。就像我说过的,我早就知道四姐是保义的人,早就感觉你们与天宗似乎都有某种微妙的联系。但是天宗也是百足之虫,它蛰伏已久,体量太大,可能自身也有着许多问题……比如,你也不知道天尊是谁吧?”
  
  殷色可摇了摇头,“可我的确参加过天宗圣女的选拔。而且,那届选拔如果没有因为特别原因中断的话,我很有可能真的会成为天宗的圣女。但是对于现任天尊……我的确所知不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